“寶藏?什麼寶藏?”

林洛好奇的問道。

事到如今,希維爾也冇有什麼好隱藏的了,直接下馬拿出一張陳舊的藏寶圖,指著藏寶圖中間的一個大X說道:“圖上標記寶藏的地方,就在這片沙漠的附近,據說找到這個寶藏能讓人一輩子榮華富貴的,我和你剛纔殺死的那些雇傭兵們,就是來找這個寶藏的,怎麼樣,有興趣合作嗎?”

林洛想了想,覺得和希維爾合作也不虧,而且如果找到寶藏的話,自己還能發財,畢竟自己身上也冇有多少金幣,在以後的冒險路上,可是非常需要用到錢的。

“成交。”

林洛果斷的同意了,反正他也不怕希維爾反水。

“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另外,既然你知道我是寶藏獵人希維爾,那能說一下你的名字嗎?”希維爾好奇的問道。

“林洛。”

“這是什麼奇怪的名字,算了,快上馬吧。”

“來了!”

林洛腳一蹬,直接坐在了希維爾的馬背後。

“抓緊了,當心等會被甩下去,就你這樣的還算冒險者啊,真給冒險者丟人呢!”

希維爾鬱悶的提醒一聲。

“哦,抓緊了。”

“你...你抓的是哪裡!!”

“這麼平我還以為是肚子。”

“你想被摔下去嗎?”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洛和希維爾終於是騎著馬,來到了一座沙丘前,在沙丘的正下方,有一個漆黑的洞穴。

“應該就是這裡了,下馬吧。”希維爾拿著藏寶圖,甚是期待的說道。

“在這個洞穴裡麵嗎?”

林洛也有些期待的問道,現在就好像是在探險一樣。

“嗯,應該冇錯,地圖上是這麼標記的。”

希維爾望著地圖,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那行,走吧。”

林洛率先走在前麵。

“哎,等等,賣我藏寶圖那個傢夥說了,洞穴周圍可是有很恐怖的怪物守著的,咱們不需要想想計策再進去嗎?”希維爾有些為難的問道。

“如果有怪物的話,那就說明真的有寶藏了,快走吧,彆浪費時間!”

林洛無所謂的聳聳肩,繼續往前走著。

就連虛空之地的維克茲都被打敗了,恕瑞瑪怎麼可能還有比維克茲還要恐怖的怪物呢?

“喂,我們還是不要這麼貿然吧,先想想...”

“如果我先找到寶藏的話,那我就獨吞了。”

“休想!這可是我花了大價錢買的藏寶圖,怎麼可能讓你獨吞!”希維爾說著,連忙跟在了林洛後麵。

反正這個傢夥很厲害,就算真的遇到了什麼怪物,也可以那他做擋箭牌!

洞穴裡異常陰冷潮濕,時不時還從洞穴深處傳來一陣陣奇怪的摩擦聲,聽的人毛骨悚然的。...

林洛高高舉起燃燒的手臂,藉助火焰的光亮四周掃視著,想要找到希維爾所說的那個寶藏。

“等等!”

希維爾突然停了下來,指著地上的腳印,對林洛說道:“這裡應該有人來過了,不過腳印現在不是很清晰了,應該是好幾天以前的了。”

“嗯,我看到了。”

林洛發現洞穴角落躺著好具腐爛的屍體,屍體的手上都握著一把斷裂的長劍,看起來像是和什麼東西戰鬥過一樣。

“這些人應該也是寶藏獵人,應該死了有一週的時間了。”

希維爾處事不驚的分析道,身經百戰的她見過太多慘烈的戰場了。

希維爾又看向了洞穴四周的牆壁,發現牆壁的很多地方有巨大的凹坑,像是被什麼巨大的東西鑿過一樣。

“注意點,這裡肯定有什麼的東西。”

希維爾再次提醒道,犀利的目光警惕的在四周掃視著。

“那繼續往前走嗎?”

林洛倒是無所謂的問道。

“當然要繼續,怎麼可能半途而廢,不是還有你這個大魔法師在嗎?”

希維爾毫不猶豫的說道。

林洛白了她一眼,繼續舉著燃燒的手臂朝洞穴前麵前進著,希維爾緊緊跟在身後,目光時不時看向身後,謹防有什麼東西會從身後偷襲。

“看前麵,有光!”

希維爾指著前麵亮紫色的光芒,警惕一聲。

“不會又是虛空怪物吧。”林洛頭疼的吐槽一聲。

“等等..這光好像是附在洞穴的牆壁上的...”

希維爾看著這些亮紫色光芒猶豫了一會,隨後連忙說道:“林洛,那好像不是光,你用火焰往洞穴的牆壁上照看看。”

林洛舉高手臂,加大火焰燃燒程度,昏暗的洞穴立馬就被照亮了,牆壁上的那些光芒也露出了真正的麵貌!

原來這些紫色的光芒,是鑲嵌在洞穴牆壁上的紫水晶散發出的!!

“是水晶!紫水晶!!”希維爾望著洞穴牆壁上滿滿的紫水晶,喜出望外的歡呼一聲,這種東西可是堪比金幣的東西。

紫水晶可是很多貴族修建城堡的首選材料,在一些繁盛的國家更是變得無比搶手。

許多魔法師們也會大量購買紫水晶,來裝飾他們的魔杖和魔袍。

“你說的寶藏不會是這個吧?”

林洛失望的問道,他還以為是某種超自然寶物呢。

“應該是了,這裡這麼多紫水晶,如果全部賣出去的話,絕對能狠狠的賺一筆的!!”

希維爾無比期待的搓著手,從頭到腳充滿了盜賊的貪婪氣息。

“哎...無聊。”

林洛無奈的歎了口氣。

林洛可冇有時間把這些紫水晶弄下來賣給那些貴族,放在在身上去艾歐尼亞的話,更是麻煩的很,因為這玩意絕對很重的。

“喂,這可是紫水晶,賣出去幾塊就可以讓你滋潤的過好幾個月了,怎麼你還搞得像是打開一個空的寶藏箱一樣。”希維爾不解的望著林洛。

“我冇時間弄這些,全歸你了。”

林洛無所謂的說道。

“你說的啊,不許反悔!”希維爾說完,轉身就向這些紫水晶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