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泰坦戰神 >   第10章

一聲尖哨驟起,三名屍衛捨去楊淨直追向練菲兒,而吳叔那方,數道火舌再次噴撒,但都被他靈巧的身法躲了開去,即使遇到一兩顆躲不開的流彈,也皆被他雙掌盪開。

三名屍衛速度極快,楊淨麵色卻是一變,因為他根本就追不上這三人,不過在他看到練菲兒的動作時,卻是稍稍放下心來,那練菲兒的體能值顯然也是不低,雖然年齡還小,但一身身法竟是高明,騰挪間,寬大的浴袍飄舞,卻是如翩翩蝴蝶,上下飛舞。這些屍衛雖然邪門,體能值更是遠超練菲兒,但身體僵硬,自是在短時間內難以抓到練菲兒。

楊淨緊追上前,雙眼卻是自始至終都不離練菲兒躲閃時露出的細嫩,一邊雙眼放光一邊打醬油般地聲討著三名屍衛。

“媽的!”黑狼望著越來越近的吳叔,當即低罵一聲,冇想到這姓吳的竟然如此果敢的捨棄了三名屍衛,將那練菲兒交給一個小子來保護。

“彭!”黑狼狠狠地一扣扳機,吳叔眼中精芒一閃,左手攥拳猛然朝右斜方一砸,那枚狹長的彈頭就這般被他砸的偏離軌道。

黑狼的臉上掛起一抹猙獰的笑容,當即掏出一個白色的彈夾換下,而此時吳叔已然離他不過十米距離。

“金鉤吳越……”望著吳叔低垂的右手以一種奇異的角度勾著,黑狼冷笑一聲,在吳叔向自己躍來的瞬間腳下猛地一跺,整個人朝後高高飛起,同時手中長槍單手一握,瞬間連扣了四次扳機。

吳叔神色一凜,自剛纔他擋下黑狼一槍之後,左手依舊痛如針紮便清楚這槍定然是改造過的,而此刻,更換了彈夾的四擊將更是不凡!

吳叔低喝一聲,雙眼蘊電,左右兩手同時奇異的一勾,迎著射來的四枚子彈陡然揮舞,這一幕竟好似吳叔清楚的看到子彈射來的軌跡,雙手間每一個動作竟準確地點在子彈之上,將這四枚彈頭打偏了軌跡。但他卻是察覺這四枚子彈除了速度比之剛纔那一槍慢了太多之外並無什麼厲害之處。

黑狼眼見如此麵色並無絲毫變化,反而另一隻手抽出一支銀色的手槍朝吳叔一陣亂射。

“冇用的!”吳叔麵色冷冽,對於黑狼的不死心他報以冷笑。

“是嗎?”黑狼麵帶戲謔,冷眼望向遠處。

好似突然想起什麼,吳叔神色沉下,轉頭朝後望去,果然那四枚被吳叔點開的子彈朝練菲兒暴射而去。雖然練菲兒體能值已達玄階,尋常槍彈難傷,但卻難以抵擋狙擊槍的子彈,更何況黑狼的槍是經過特殊改造的。

“偷襲?冇門!”就在此刻,一道黑影已然躍起,擋在了四枚子彈之前,正是一直在打醬油的楊淨。

“狼毫!”黑狼冷冷地望著楊淨如同在看死人一般,同時一聲低吼。隻見那射來的四枚狹長子彈竟在半空中炸了開來,瞬間爆射出無數密密麻麻的細針。“即使你的金鐘罩再厲害也是有罩門!如此多的狼毫,看你如何防!”

密密麻麻的細針紛紛射向楊淨,然而一陣叮叮噹噹的金鐵交鳴之後,這些細針或是破碎或是彎曲的掉落在地,而楊淨卻是毫髮無傷地落下地來,脖頸高揚一臉二五八萬似的望向遠處同時落在地上踉蹌了幾步的黑狼。

“可否告知,這是什麼護體神功?”黑狼眼神如冰,鼓足了真氣朝楊淨高呼道。

楊淨低笑一聲,淡淡道:“不壞金身!”

雖然無暇顧及,但之前一幕皆是映在了練菲兒的美眸之中,楊淨的一句不壞金身頓時令她目中閃過一抹亮芒。

“不壞金身?”黑狼與吳叔相對而峙,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一抹驚詫。看來兩人都清楚這不壞金身乃是數百年前少林失傳的至高神功,而此人竟身懷如此絕技,絕非尋常。

黑狼收回眼中的驚色,真氣運轉間從嘴裡吹出一聲尖嘯。

隻見那圍住練菲兒的三名屍衛動作一滯,旋即轉身奔走,黑狼冷冷地望了一眼吳叔,“今日失手,是我失算,改日再取性命!”話音甫落緩緩朝後退了幾步,深深地望了一眼楊淨之後待那三名屍衛來至便迅速朝遠處奔去。或許是知曉今日有楊淨在此自己不可能得手,即使黑狼此刻再怎麼不甘也隻能離去。

“練小姐,你冇事吧?”眼見練菲兒麵色潮紅,香汗淋漓,高/聳的胸脯不斷的上下起伏著,那驚人的弧度指教楊淨狠狠地嚥了一口唾沫,但看到前者那疲憊中透著幾分戲謔的眼神,楊淨當即回過神來,訕訕地關心了一句。

練菲兒輕輕一笑,那幼嫩的臉龐竟顯出驚人的可愛,她朝楊淨盈盈一拜,脆生生地道:“多謝楊哥哥兩次救命之恩。”

“冇事,各取所需嘛……”楊淨麵若豬哥,竟然口無遮攔,話音剛落,他似乎察覺到這話有些太直白,立時收聲,一抹羞紅直往老臉上湧。

練菲兒掩嘴一笑,卻是突然身子一歪,順勢朝楊淨倒來。

軟香撲懷,毫無抵抗力的楊淨立時血氣上湧,雙眼發紅。

“真是對不起呢,剛纔與那三名屍衛糾纏將菲兒的真氣耗儘,此時手腳無力還需楊哥哥扶著呢。”懷中人兒嬌滴滴的聲音雖然細若蚊吟但足以銷/魂蝕骨。

“楊哥哥的不滅金身真是讓菲兒大開眼界呢,就是不知道楊哥哥所在哪個家族,菲兒也好瞻仰瞻仰呢!”還未等楊淨回話,練菲兒再次嬌氣輕喘地道。

楊淨雙眼微眯,毫不含糊地回道:“冇什麼家族,不過就是那安全域性下的第八部罷了。”

“第八部?”吳叔剛回到這裡,立時聽到楊淨口中的第八部,當即眼中閃過一道精芒,作為古武世家的練家的管事,他自然知曉國家這第八部的存在,“如此年紀竟然被第八部納入,那不滅金身自然能夠解釋了!這等助力,我練家理應交好。不過可惜了小姐,這般金枝玉葉……”

就在此刻,楊淨屁股後麵一陣響動,是手機!他拿出來一看螢幕,眼皮微微一顫:“母親大人,有事?”

“你小子現在玩野了是吧?看看這都幾點了!怎麼還在外麵鬼混?是不是要老孃我親自抬著八抬大轎來請你……嗯?”楊淨條件反射般的將手機拿離耳邊,立時其內傳來一陣咆哮,最後電話那頭的母親大人撂下一句:“限你五分鐘之內趕回來!”緊接著便是電話掛斷的忙音。

楊淨聽聞渾身一哆嗦,頓時如聞聖旨,朝吳叔訕訕一笑,又頗為不捨地深深地望了一眼練菲兒,旋即在兩人古怪的目光中起身便朝門外跑去。

“小姐,老爺派的高手應該馬上就到了,要不你進屋裡休息一下?”吳叔掃了一眼遠處的漆黑,朝練菲兒道。

練菲兒望著楊淨遠去的背影美眸中閃過一絲笑意:“真是個怪人!”這才轉過頭來朝吳叔點了點頭。

第二天中午,楊淨再次從瞌睡中徐徐醒轉過來,恐怕是那殘留的藥效令他這幾天的睡眠都情況進化的如豬一般,當即他一蹦而起,奔進了正熱鬨的廚房,隻見父母已經做好了飯菜。

“還是老媽的菜最合我胃口了!”楊淨雙眼一亮,當即用手夾起一片肉塞進嘴裡。

“你小子,在我們去旅遊的這段時間內到底乾了什麼好事?”這時,楊淨的父親楊雲一臉氣憤地望著楊淨道,那張充滿威嚴的國字臉讓楊淨不禁想起了小時候自己遭老爸教訓的經曆,渾身微微一顫。

“哎呀!糟了!”楊淨暗道一聲不好,老爸這麼一提他立刻明白他們怕是已經知道自己坐上軍車的事了,當即將改編後的自己被抓版本源源本本地道了出來。

“真的嗎?”呂鄢雙眼緊緊盯住楊淨的眼睛,仔細觀察著他眼中可能會閃過的每一絲遲疑和遮掩,對付這個兒子呂鄢可是相當有辦法。

“冇錯!絕對是這樣!你們看,我現在不是平平安安的回來了嗎?而且一根頭髮都冇少!”楊淨再次保證道,冇有絲毫的遲疑,不過,他說的倒也算是真話,所以心裡冇有一點心虛的感覺。

呂鄢這時才發覺楊淨有些變化,當即靠近他將自己的手高高舉起放在楊淨的頭頂,神色有些怪異地道:“其他倒是冇有,就是你小子怎麼突然一衝就這麼高?”

楊淨眼珠子一轉,笑道:“你兒子現在正在高速生長的的階段,這麼點高度還算正常,這有什麼不可思議的?”

“不過你小這事鬨的可有點大了,現在成了這一片區的名人了!”楊雲一邊收拾碗筷一邊平靜地道,這一次竟然會有軍車上來將自己的兒子帶走,這倒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畢竟是發生在他們這種普通的老百姓身上。

“我,其實是……”楊淨張口又要解釋,對於幾天後要去北京的事情他還想一便向父母交代一下,但卻乏於說辭,而此時又不得不硬著頭皮上。

正在這時,傳來一陣敲門聲。

楊雲走過去開了門。

“你好!請問這是楊淨的家嗎?”客廳外傳來一個聲音。

“怎麼這聲音聽著這麼耳熟?”楊淨耳朵一動,一個老頭的聲音……猛地,他心中一動,幾步跑到門前,定睛一看。

果然是那個奸詐的老頭!這位第八部進化組組長,世界上鼎鼎大名的人類學家——王和春教授!

“是你個……您老啊!快請進!請進!”楊淨一開口然後迅速變調,心中已是一喜,這老頭一來,自己這邊的事就好解決了!

“哦,您請進……”楊雲一臉疑惑地望瞭望楊淨那張笑臉,怎麼自己兒子的眼中對這老頭帶著幾分鄙視,但見是自己兒子認識的人,他當然將他迎了進來,不過他總覺得這老頭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怎麼這麼麵熟。

“哇!好香啊!你們還冇吃飯嗎?”老頭一臉的笑容,煞是和藹可親,話鋒一轉又道,“走得有點急,我也還冇吃呢,嘿嘿……”

“這老頭,還忒臉厚呢!敢情來這裡連午飯都冇吃。”楊淨再次鄙視道。

“哦!那正好,我們一起吃吧!”遠來都是客,楊雲見這老頭雖然這臉皮是比常人厚了那麼一丁點,但是還是有種非常人的氣質,既然自己兒子認得就吃頓便飯吧。

“嗝!”王教授打了一個大大的飽嗝,摸了摸有些撐的肚皮,笑道:“這川菜的味道就是不錯啊!小鄢做的可真不錯!”

“咱認識嗎?楊淨怎麼把自己父母的名字都說了。”呂鄢心中怪道,剛纔看這老大爺的吃相自己還真有些擔心這一把年紀的人了,怎麼吃起個東西來卻是這般凶猛,要是當真撐出問題,自己這家人還要擔起這個責任。

“王教授,您老今天來的正好,我想說什麼您應該知道吧,就由您來給他們講講吧。”見這老頭酒足飯飽了,楊淨瞅了他一眼示意該乾正事了。

“嗬嗬!也是也是!”王教授打了個哈哈,朝楊雲和呂鄢道:“自我介紹一下,本人王春和,現任的QH大學名譽校長。前不久小淨因為涉及一些關於這次隕石撞擊的問題被國家安全部的人帶過去喝了杯茶,而我和他在半道上巧遇,咱一老一小聊了不短的時間,期間我覺得小淨這孩子在生物領域挺有天賦,所以我想將他帶到北京去培養培養一段時間,當然在他開學之後我自然會將他帶回來。這次來,我就是想征詢一下你們做父母的意見……”話一說完,王教授就笑眯眯地望著已然一臉不知所措的楊雲和呂鄢兩人。

“王和春?QH大學榮譽校長?……我的天啊!怪不得我覺得他很麵熟,原來他就是經常在各大國際科研會上頻頻亮相,享譽國內外的王教授!我們這一直不爭氣的兒子竟然被他看中了!這是……天啊!這是何德何能啊?”楊雲與呂鄢心中同時掀起驚濤駭浪,顯然眼前發生的事實令他們一時接受不了,這平時在眾人眼中平平凡凡冇有任何一點能夠引人眼球的兒子竟然被這等大人物看重,實在是……祖上顯靈啊!

見兩人一臉的呆滯,王教授當即一臉炫耀似地瞅了瞅楊淨,眼中得意之色路人皆知。

楊淨麵對這種眼光確實冇有一點覺得慚愧以及對他生出丁點的崇拜,因為他知道,隻有他纔看清楚了這老狐狸的本質,這些隻不過是他無恥麵孔上光鮮耀目的麵具而已。

“小淨啊,看來你的父母還是不放心你跟著我這個老頭子呢!”王教授見楊淨仍是一臉鄙視的神色,當即又加了點料。

“啊?怎麼會!我們可是不知道幾輩子才修來的福氣,能讓您對我們這不成器的兒子另眼相看!彆說這點時間了,隻要他能跟在您老身邊,即使十年八年的,我們也不會多說一句!那可是我們一家人的福氣啊!”楊雲被王教授那麼一說,當即從震驚之中醒轉過來,慌忙間一臉誠摯地道,同時示意自己的兒子說些什麼。

“嗬嗬!謬讚了!謬讚了!”王教授一臉地謙和,同時望向仍是一臉平靜的楊淨,“其實,我是看小淨這孩子的天賦不錯,又有上進心,所以我決定將他帶在身邊,培養一下。”

“楊淨!楊淨!”楊雲輕聲朝楊淨喊道,一對眼珠子從楊淨臉上甩到王教授的身上,示意他態度誠懇一點,眼見楊淨冇有絲毫動靜,呂鄢望著楊淨的雙眼一瞪,輕道:“小兔崽子,怎麼,耳朵不好使了?”說完還朝王教授歉意的笑了笑。

一見自己老媽那凶神惡煞般的樣子,楊淨趕忙屈服了,一臉皮笑肉不笑地朝王教授一點頭道:“謝謝您老的賞識,我也非常希望自己能在您老身邊,聆聽您的教誨!”

“嗬嗬!是嗎?”王教授今中午好像笑得特彆多,也笑得相當開心,好似看到楊淨對自己如此恭敬,以及他那副憋屈的勁自己就好像很高興,他若有深意地拍了拍楊淨的肩膀,笑道,“好!小夥子有前途!記住,尊老愛幼,是我教你的第一條!”

楊淨的拳頭在桌子下麵捏的“咯咯”直響,臉上卻是一副恭敬的受教了的模樣,嘴裡同時狠狠地憋出了個“是”字。心中狠道:“好你個老無恥,大爺我私下再跟你尊敬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