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葬寶圖 >   第10章

艾九公在東北吃得開,花了些錢,便從當地老鄉手中買了幾艘木船。隻是那木船滿目瘡痍,船身散發出一股腥臭味,灰黑色的板底幾乎快要質化,彷彿隨時都會散架一般。

“這玩意靠譜嘛?”江君不由得心裡犯了嘀咕。一旁的江少陽看出他的擔憂,隨後便解釋道,說這船是當地的漁船,彆看著破舊實則很結實。

看著眾人搭上木舟,江君也不再猶豫,跳了上去,一番準備後,木舟隨著河流慢慢往前飄蕩。

三河環繞山脈,小船行進之處,每過一段水麵便是一個不同翠綠山景。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感受著水麵的涼風,江君景色拿著手機時不時拍些照片。

約摸半個小時,三道河流慢慢彙聚成一道河流,而河流前方便是水洞。江少陽見狀,便提醒讓所有人都要小心,江君也收起手機,開始小心起來。

小木船慢慢冇入水洞中,就在木船進入水穀的刹那,江君不由得打了個哆嗦,感覺周圍的環境驟降了好幾度一般。

“三伢子,這次過去可能會有危險,如果發現情況失控,第一時間逃跑,不要管我!”

“行了,二叔,這話你已經說了十幾遍了,要是出事我一定跑,出去繼承你的遺產,然後逍遙快活!”江君打趣道。

“你個臭小子!”江少陽冇好氣的敲了敲他的腦殼。曾一豹見狀憋紅著臉差點冇笑出來。

木船漸行漸遠,江君也藉著手電不斷打量著水穀的景象。穀內濕氣足,岩壁上長滿了綠色的青苔,壁頂上彙聚著一顆顆水滴,不斷滴落。

眾人坐在木船上,任由木船遊蕩,隻是常三和葉檀時不時做著標記。

越過一道道水灣,河道越走越窄,慢慢僅能容下一艘船的大小,水流越來越急,船速越來越快。

驀地,湍急地水流中,傳來一陣悉悉率率的聲音。

艾九公頓住身體,打了一個危險的手勢,葉檀、常以及其他人三見狀全都凝神戒備。葉檀將手中的瓦爾特手槍上膛,緊緊盯著水麵。常三則是拿著馬刀護在艾九公身邊。江少陽同樣朝著手底下人使了個眼色。曾一豹緊緊握著兵工鏟,護在江君身前。但是,江君很明顯發現,江少陽和曾一豹的眼中,不僅僅盯著湖麵還是不是看著艾九公一行人。

江君心裡打了個底,當下知道二叔並冇有徹底相信眼前這幫人,也在防備著他們。畢竟知人知麵不知心,更何況還是寶藏當前。按照江君的想法,即使艾九公想要殺人奪寶,那也得是找到寶藏之後,眼下,斷然不會做此事。江君也好奇的朝著湖水麵看去,但見水紋盪漾,猛然間躍出一道紅影朝著江君撲來。

江君隻感覺自己的胸口彷彿被鐵錘砸中一般,身體一個踉蹌。

“小二爺,小心!”

曾一豹見狀,一把抓住江君的胳膊,才避免讓他掉入水中。

“咻”“咻”“咻”

水中,一道接著一道紅色的影子冒出。一不留神,一位大漢被紅影擊中掉入水中。

“阿四,阿四,快上來!”常三遞出木筏,想要借力救出他的夥伴。就在阿四快要爬上船的那一刻,水花四濺,阿四右腳一麻,渾身抽搐,整個人掉入水中。

霎時間,水麵炸開,像沸騰的開水一般。

“啊...救我”

水中傳來阿四淒慘的叫聲。

“阿四,快抓住木筏,我來救你!”常三嘶啞著嗓子。

葉檀一著急,朝著水麵開了幾槍。

“碰”“碰”

槍聲冇嚇到這群東西,隻是讓水麵多了一些浪花而已。隻是眨眼睛的功夫,阿四已然冇了氣息,水麵被阿四的鮮血染紅了一片,碩大的男子頃刻之間變成了一具枯骨,骨頭上還有一些殘留的肉糜和血跡。

“臥槽,這是什麼東西?”江君心中一陣駭然,畢竟這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有人死在麵前,還是以這種淒慘的方式。

“大家快趴下!”江少陽冇空悼念阿四,大聲吼道。

“咻”“咻”“咻”

無數的紅影接連不斷的從水麵冒出。曾一豹見狀,掄起手中的兵工鏟對著紅影拍了過去

“吧唧”

紅影掉落在木船上。江君順著目光看了過去,映入眼簾的是一隻紅色甲殼蟲,那甲殼蟲約摸拳頭般大小,後背披著半圓形的甲殼,鐵頭約摸半個身軀大小,嘴中二排獠牙,下半身八條紅爪,爪勾上一排排滿是倒刺。

那甲殼蟲晃了晃腦殼,齜出獠牙,朝著江君衝了過去,江君下意識拿起兵工鏟狠狠拍了下去。

“啪”

一聲,甲殼蟲頓在原地。

“殼竟然這麼硬?”江君見狀,一咬牙,連忙狠狠拍了十幾下,纔將它拍成一團肉泥。親手殺了一個甲殼蟲後,江君內心的恐懼已然小了不少。

水麵再次安靜了下來,眾人盯著水麵,凝神戒備。

“二叔,這到底是什麼玩意?”江君疑問道。

縱是江少陽,見多識廣,對於眼前之物也說不上半點訊息。

“若我所料不錯,這是血蠱蟲。”艾九公隨後便介紹起血蠱蟲的來曆,滿族多尊奉薩滿神教,而薩滿神教在數百年前,也有煉蠱法門。

“煉蠱,那不是苗**有的秘術嘛?”江君提出來自己的疑問。

“小哥,你有所不知,薩滿教在中亞地帶傳播廣泛、但是在數百年前薩滿教共有二大係,一是跳大神,其二則是煉蠱,隨著曆史遷移,薩滿教的煉蠱法門漸漸失傳,隻剩下跳大神一門,冇想到竟然在這裡能看到血蠱蟲!”

艾九公興奮的介紹著,他曾經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血蠱蟲多為皇家護陵神蟲,成形十分艱難,需要將七七四十九隻不同的毒蟲放入皿中不給吃喝,仍由它們廝殺一個月,最後活下來的便是蠱。而血蠱則需要七七四十九隻蠱再次放入皿中,同樣不給吃喝,一個月後皿中存活之物便為血蠱!血蠱成形之後,煉蠱之人需要將自己的鮮血每日三次給其餵食。一年後血蠱方可成形。彼時血蠱的存活能力極強,而且攻擊力很強,多為皇家護陵所用。